张家界旅游网--是张家界领先的旅游信息提供和服务商官网  
张家界旅游网官网
游客评价 张家界天气预报
游客评价旅游问答自驾车游张家界山歌景点门票旅游地图摄影图库当地民俗游记攻略旅游租车中旅优秀导游旅游新闻联系我们

张家界最高海拔的高山学校 最挚情的老师

作者:周传友 来源:zjjok.com

22年前的1987年,我刚满23岁,从桑植县城的小学教师岗位回到了山高路远的故乡,担任故乡四方溪乡中心小学的教导主任。
  回到故乡中心小学的第二天,我就去一一拜访学校的老师和领导。第一个拜访对象就是庹明生老师。庹明生老师大我整整10岁,时年33岁,是一个在故乡的教育界有着很多江湖传说的土家汉子。
  见到庹明生老师的时候,他正在做饭,宿舍里烟笼雾罩。我眯着眼睛进到屋内,发现他正在烟熏火燎的撑架上就着一口铁锅炒菜。菜是白菜,油水不多,烟雾却多,吃到嘴里,估计苦涩多于油水。庹明生老师的家离中心小学并不远,完全可以回家餐宿,可是他却这样就着几根潮湿的柴火,自己动手做饭,吃住在学校。看来,传闻中的庹明生是一个爱校如家的老师,并不是杜撰出来的。
  秋季开学了,乡联校的朱校长遇到了大麻烦:乡里的平头岩村小学需要一个老师去教学,到今天都还没有一个老师愿意去。
  平头岩村小学?在哪儿?是个什么样子?我从来也没有去过,并不知情,只好向老教师打听。听完介绍,我大吃一惊,冷汗直冒。原来,平头岩村是故乡四方溪乡最为偏远的村寨,在无数重大山的里面,三伏天晚上睡觉都要盖被子,是个拉屎都不长蛆的鬼地方。村子里只有一个初中生,就是先前在村小执教的代课老师,稀里糊涂教了几年书以后,被山高路远和孤单寂寞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扛不住了,只好丢下村小那些娃儿们,跑了,到广州去了,打工去了,再也不回来了。
  为了平头岩村小学的老师问题,朱校长主持召开了一个紧急专题会议,议题就是谁去那儿教书。因为已经开学了,娃儿们的课程耽误不得呀。
  就地解决吧,平头岩村再也找不出一个初中生,再也没有一个合适的教师人选。到外地请吧,没有一个外地的老师愿意上去。会议室内,烟雾弥漫,坐在主席台上的朱校长瞪大了眼睛,严厉的目光在一个又一个老师的身上不断逡巡,希望奇迹发生。然而,朱校长的眉头皱了半天,目光扫了半天,仍然没有结果。老师们一个个低着头,目光扫视着自己的脚尖,屏住呼吸,生怕朱校长点自己的将。会议室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良久,良久,庹明生老师站了起来,声音洪亮地说:“就让我去吧!”朱校长从主席台后“嚯”地一声站起来,一个跨步就跑下了主席台,紧紧地抓住庹明生老师的双手,久久不愿松开。终于松了一口气的老师们,都惊奇地望着庹明生老师,自言自语地说了起来:“神经病发了?”“脑子有问题了?”“凭什么要自己往那个高山界上跑?”“不想过好日子了?”……埋怨声,责怪声不绝于耳。
  第二天,庹明生老师就带着铺盖卷离开了乡中心小学,去了天远地远的平头岩村小学。
  一个学期以来,对平头岩村小学的揣测和对庹明生老师的担忧,就像山野上的荒草一样,在我的心里疯长。终于捱到期终考试了,我等不及了,平生第一次自告奋勇了一把,向乡联校的朱校长主动请缨:我要到平头岩村小学去监考。尽管我是一名教导主任,中心小学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我,但是听说是去平头岩村小学监考,朱校长来不及思考,就愉快地答应了。
  监考去的那一天,根据和庹明生老师的提前约定,天还没有亮起来,我就摸索着从乡中心小学出发了。来到庹明生老师的家里,天色还只是蒙蒙亮。在他家里用过早餐,我就和他一起出发了,朝着那个天远地远的平头岩村小学。
  庹明生老师的手中拿着一把砍柴刀,在前面开路,我带着试卷随着他的足迹急速前进,目的是为了早一点赶到学校,早一点让学生们考试。其时,小雪初融,道路泥泞,湿滑无比。崎岖的山路上,碗口大的牛蹄坑一个接着一个,布满积雪融化的污水。走在上面,苦不堪言。难以想象的就是,山路一直在蜿蜒前进,看不到尽头,也不知道哪儿有尽头。放眼望去,远山近树,都在烟雾笼罩之中,模模糊糊,无法分辨。
  在前面带路的庹明生老师疾步而行,不时地挥动手中的砍柴刀,砍去挡在路上的那些积雪压弯的树枝和芭茅草。他显然是经常走山路,习惯了,速度很快。而我经常在办公室和教室里,很少爬山,明显吃不消,不由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虽然天气很冷,可是我累得浑身冒汗,只有不断地出口哈气的份。
  山路一直在延伸,没有尽头。我的眼前,除了山,就只有山路。一座座山,一层层山,我已经搞不清楚我和庹明生老师到底翻越了几座山。实在是累得不行了,我央求庹明生老师停下来,好好歇一下。等呼吸稍微均匀一些以后,我看了一下手表,然后有气无力地问他:“不算我到你家里和你家里出来的那一段平路,光爬山我们就用去了整整一个半小时。庹老师,你老实告诉我,这里离平头岩村小学到底还有多远?”庹明生老师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周主任,不瞒你说,还有一半,整整一半的山路!”啊,还有一半!天啊,我们怎么赶得上学生的考试时间啊!发现我很吃惊,庹明生老师赶快用没有拿砍柴刀的那只手朝着我们头顶上的大山一指,对我说:“周主任,我们翻过这座山,然后下到这座山反背的半山腰,平头岩村小学就到了!”我抬起头来,开始仰望头顶上的大山。大山很大,也很高,直接伸进了云雾深处,和天连接到了一起。云雾尽头,看不到山,也望不到边。
  “来不及了,不能停歇了,我们必须动身了,否则今天就有可能赶不回来啦!”庹明生老师发现我仰望头顶上的大山,一动不动,着了魔一般定在了那儿,赶快跑过来,拉着我又开始了爬山。就这样,庹明生老师一手拿着砍柴刀扫除山路上的前进障碍,一手扯着我奋力爬山。路上,感觉山路的确不好走的我试探着问他:“这是唯一的一条路吗?还有别的山路通往平头岩村小学吗?”他快速地回答:“有!还有一条路,在大山的那一边。不过,比这条路更远!”得到这个答案,我已经无话可说,只有紧紧地跟着庹明生老师爬山。寂静的大山上,我们没有碰到一个山民,只有我们两人粗重的呼吸,一前一后,在陡峭的山路上,缓缓上升。
  谢天谢地,我们终于爬到了山顶。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只有我们自己朦朦胧胧的影子在雾气中缓缓移动。站在山顶的坳口,我不顾庹明生老师的反对,来不及歇息,就将手掌合在嘴边,朝着云雾深处大喊:“平头岩村小学,我来啦!我要征服你,我要征服你这所云天上的学校!”连喊三遍之后,我一屁股跌坐在大雪覆盖的坳口,不想起来。后来,乡联校的朱校长才告诉我,我那天爬上去的那座大山,是桑植“内半县”五乡五镇的“珠穆朗玛峰”,高不可攀。
  没有多久,庹明生老师就急了,我也跟着急了,路上的时间已经用去四个多小时了。庹明生老师一把扯起我,直奔大山反背的半山腰而去。
  跌跌撞撞,牵牵绊绊,我们一路急行,紧赶慢赶,顺着山路而下。庹明生老师在前面开路,我在后面保护试卷,已经没有人的模样了。
  猛然,云雾深处传来一阵阵的读书声,由远到近,由小到大,开始有些隐隐约约,听不分明,随后越来越清晰,演变成朗朗的读书声,沁人心脾,愉悦心灵。我知道,平头岩村小学就要到了。
  三根柱子,两扇屋,一间教室孤零零,无门无窗,没有板壁,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块木板支撑着几根廊柱。这就是无数次进入我梦中的平头岩村小学,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四壁漏风,寒意重重。六个学生,就像六只可怜的小麻雀,蜷缩着身子,拼命地把脖子往衣领里面收缩,趴在由木板搭成的“课桌”上面,使劲地读书,朗诵课文。看着他们的认真劲头,我的鼻头一酸,眼睛开始湿润,一种生命的怜悯从心底涌出,不能自己。
  走进教室,庹明生老师就开始急急忙忙地给六个学生宣读考试注意事项。我打断了他,直接将试卷发放到了学生们的手中,让学生们赶快填写答案。我含着眼泪,在内心深处对庹明生老师说:“庹老师呀!不需要考试,你就是合格的。你的工作是不需要通过考试来衡量的。你在高山界上的坚守,就是你最为优异的成绩,也就是你的学生们的成绩啊!”
  考试结束的时候,云雾渐渐散去。抬望眼,透过淡薄的云雾,我发现一户两户人家,在远处的半山腰上时隐时现,星罗棋布,不成规则。回过头来,站在教室外,仔细端详,竟然发现平头岩村小学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竟然是一处“金椅靠大山”的风水宝地。大山的山顶就是“椅背”,小学所处的位置正好是一个平台,是椅子的“座板”,学校前方不远山势陡然跌落,形成一堵弧形的绝壁,刚好是椅子“腿脚”。
  没有时间好好欣赏平头岩村小学秀美的自然风光,我们交代好考试后的注意事项,打发学生们放学回家后,简单地吃了一点干粮,就带着收上来的试卷往回赶了。
  蜿蜒曲折的山路,还是没有尽头。在我的记忆里,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样回到乡中心小学的。还只走回到庹明生老师的家里,我们就已经成了两个完完全全的泥人。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我也筋疲力尽了。
  从1987年,到1997年因为平头岩村小学不适合教学,被迫撤除,庹明生老师在那条崎岖不平、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走了整整十年,3000多个日子,没有停歇。十年的时间里,我担任了副校长,庹明生老师还在那条山路上来回奔忙。后来,我担任了校长,庹明生老师仍然在那条直通云天的山路上来回奔跑。这条山路,就像一根悠长悠长的扁担,一头挑着云雾深处的那所小学,一头挑着多灾多难的家庭。庹明生老师的家,早就不像一个家了,父亲年迈多病,妻子久病未好,两个儿子比赛着读书,一个比一个用钱厉害。家庭的担子实在是沉重,压在庹明生老师一个人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然而,再苦再难,庹明生老师都不喊苦不喊累,一心一意地在平头岩村小学,为大山深处的孩子们播撒知识的种子,无怨无悔。
  1999年元月3日,四方溪乡茶元坪村小学,正在给一年级和二年级组合而成的复式班上课的庹明生老师,猛然间倒在了讲台上,口吐鲜血,面色苍白,人已昏厥。呕吐出来的鲜血,殷红一片,染红了他的教科书,也染红了讲台上的粉笔。旁边教室里面的骆振德老师,听到学生的惊叫和哭喊,赶快跑过来,一边惊恐地呼喊着“庹老师!庹老师!”一边使劲掐着庹老师的人中,死死不放。一会儿,庹明生老师醒过来了。他看着身边围过来的学生和紧紧抱着他的骆老师,幽幽地说:“没事!继续上课!”这句话,让大家惊恐不已,万分不安。眼含热泪的骆老师,吩咐惊慌失措的学生们,赶快去通知庹明生老师的家人,赶快去叫乡联校的领导,赶快请求学校旁边的家长帮忙,马上送医院。
  庹明生老师病情严重,命悬一线,乡卫生院不敢收治,被直接送进了桑植县中医院。庹明生老师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以后,在中医院仅仅住院治疗了15天,就悄悄地离开了。等我提着礼物赶到县城,去中医院看望他的时候,他已经离开几天了。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我沮丧到了极点。
  回到四方溪乡,一次意外的机会,我看到了庹明生老师的出院证明:“支气管炎严重扩张,必须休养一年,坚持吃药,定期检查,少说少动,切记切记。”回想庹明生老师二十多年手执教鞭,呕心沥血的那些日日夜夜,我悲从心来,两颗泪珠滴落在出院证明上,接着滚落到脚下的灰土中,无声无息。
  两个月以后,庹明生老师来到乡联校,要求上课,我一口拒绝。半年以后,秋季开学了,庹明生老师再一次来到学校,强烈要求上课。我被他的诚心打动了,答应了他的要求,安排他到离家很近的社仓坪村小学工作,好让他的教学工作与家庭责任能够相互兼顾。
  后来,我离开了故乡四方溪乡,到其他的乡镇工作去了。但是,庹明生老师还在故乡的大山深处,一个一个地去点燃山里孩子的求知梦想,以一个乡村教师的本色和操守,坚守在高山界上,屹立如山,伟岸无边。

 

最近新闻推荐

网友评论
加载中……
加载中……

























关于我们 |  公司荣誉 |  联系方式 |  付款方式 |  zhangjiajie韩国 |  张家界旅游团 |  贵宾留言
张家界中国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 7*24小时免费电话:400-000-3577  Email:gozjj@163.com
TEL:0744-2168999 2162777 2162999 8355777 FAX:0744-2192777
张家界中旅值班经理:田婷:18107447666 24小时品质服务联系人 刘秋蓉15074445756
 营业执照号:L-HUN-GJ00012 地址:中国·湖南张家界市天门大厦13楼 邮编:427000
张家界旅游网 Copyright © 2000-2017 www.zjj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张家界旅游
张家界 张家界旅游攻略 张家界攻略费用 Zhangjiajie 张家界旅游报价 张家界旅游攻略 张家界玻璃桥 长沙会议 Zhangjiajie 张家界攻略 凤凰张家界 张家界旅行社 張家界